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行业动态

直击海翔药业股东会 38亿元交易双方均称无赌局

news.PharmNet.com.cn 2014-05-16 第一财经日报 字号:放大 正常
  医药网5月16日讯 处在舆论漩涡中,今年70岁、头发银白的罗邦鹏,还是罕见地出席了昨天的海翔药业股东说明会。与新董事长王云富作沉思状相比,作为海翔药业创始人的罗邦鹏,则认真地看着投影屏幕听券商讲解公司重组概况。
 
  罗邦鹏做过手术,自称精神状态非常不好,本可以不出席这次股东说明会,但最近一些传言让他再也坐不住了。
 
  近日有传言称,罗邦鹏之子、海翔药业前任董事长罗煜竑因赌钱输了5个亿,为还赌债贱卖股份,4年时间败掉其父40年心血培育的上市公司。传闻还称,接盘者王云富正是罗煜竑的赌资提供者,两者间的股权转让疑似“做局”。
 
  否认“赌博做局”传言
 
  昨天罗邦鹏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罗煜竑绝对没有参与赌博,转让股份可能是公司投资失误所致,设局骗取公司的传言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罗邦鹏说,他之前突发心脏病,儿子接班时他心里就很不放心,太年轻了,缺乏经验,子承父业的传统很不好。
 
  “心疼能解决什么事,我自己心已经很疼了。”罗邦鹏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哎呀,你说我能怎么办呢?”
 
  与此同时,王云富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和罗邦鹏是30年的朋友,设局骗取海翔药业的传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而这事件的核心人物罗煜竑,则以“我就不说,怎么啦,关你什么事呀”回复本报记者。
 
  在海翔药业股权火速交易、频繁公告的背后,不难看出,民企子承父业以及转型风险,已让众多中国家族企业为之焦虑。
 
  火速接班存隐忧
 
  1997年,年仅20岁的罗煜竑大学毕业后就进入海翔药业。历经生产车间、研发中心等多个部门,2004年4月,罗煜竑入选公司董事会。
 
  罗邦鹏对本报记者说,1997年台州市两会期间,他突发心脏病住院手术,当时还是副总的罗煜竑火速接班,“心里很不放心,太年轻了,缺乏经验”。由于身体状况不好,罗邦鹏之后一直没有参与公司管理,也没有过问财务状况。
 
  2008年起罗煜竑担任总经理,2009年4月全面执掌海翔药业。“赌博是绝对没有的。”罗邦鹏说,罗煜竑不会打麻将,即便和堂兄弟打牌,输赢几百元、几千元都很在意。“我也问过人家罗煜竑有没有去澳门,得到答复是没有去。”
 
  2010年9月,罗邦鹏将其所持3480万股(占总股本21.68%)海翔药业股份转让给罗煜竑,后者以24.67%的持股比例,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然而,从去年初至9月30日,罗煜竑共5次减持股份,合计数量1980万股,持股比例降至18.31%。到2013年9月11日,罗煜竑已经把可流通股票全部卖出。与许多高管选择在高位出售股权不同,罗煜竑减持的均价相对低廉。2013年11月1日,罗煜竑辞去董事长职务,但仍是第一大股东。
 
  今年五一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海翔药业临时停牌。5日,海翔药业宣布,大股东罗煜竑将其持有的海翔药业5940万股,以3.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王云富。罗邦鹏说,此时他接到人家电话,才知道罗煜竑把股份卖掉了。同时,王云富也主动上门拜访,解释事情缘由,希望罗邦鹏作为公司顾问帮帮他,为椒江经济发展继续做些贡献。
 
  6日,刚刚入主的王云富,马上推出了重组方案,称拟以18.91亿元的收购价,收购其旗下化工公司台州前进化工。
 
  罗煜竑将父亲用40年苦心打造的家业拱手让给他人引起业界一片唏嘘。与此同时,一则海翔药业前董事长因欠巨额赌债被迫贱卖公司股份的传言,更让此次股权转让蒙上一层迷雾。
 
  该传言说,某药业老总退休把位置让给儿子,结果儿子前几个月在澳门输了5亿元,追债的人追得太紧,没办法把股份全贱卖了才3.8亿元。3.8亿元收购他股份的人,转身增发19亿元收购自己以前的企业,白套15亿元。
 
  海翔药业和罗煜竑,以及被指设局骗取海翔药业的王云富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
 
  处在舆论漩涡中,海翔药业、王云富、罗邦鹏等备受压力,罗煜竑则拒绝回答外界关注。罗邦鹏说,他和王云富比较熟,但王云富与小罗不怎么认识,因为他们的交际圈风马牛不相及。
 
  11日晚间,海翔药业发布公告称,收购行为不存在任何涉及赌博的相关事项。协议双方均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对协议内容已充分理解,无欺诈、胁迫及重大误解等情形,协议内容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
 
  转型遭遇投资失算
 
  台州,这座曾经与国际API(原料药及中间体)市场联结最紧密的中国新兴城市,目前已经在加速向药品制剂产业转型。在这个转型阵痛期,年轻的罗煜竑在接手海翔药业后,除了切身体会经济、行业大气候不佳的同时,更要考虑海翔药业今后如何转型。
 
  2012年开始,大宗商品原料药出口不景气,原料药行情景气度也随之下滑,极大影响了海翔药业的业绩。于是,罗煜竑率海翔药业加大扩张力度,2011年起筹备浙江普健制药有限公司,进军制剂环节,但项目推进缓慢,至今仍未投产。紧接着2012年,海翔药业以高溢价并购苏州第四制药厂(下称“苏州四药”),但苏州四药被收购后亏损连连,不仅没有帮助海翔加快转型升级,更最终变成公司包袱。
 
  2013年,海翔药业净利润亏损8140.05万元,同比下滑460%,这是公司上市8年来的首次亏损。
 
  “投资规模过大的同时,市场环境一直在变。”海翔药业财务总监罗颜斌昨天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苏州四药原本利润有500万~1000万元,但去年其3项原料药CEP证书被欧洲药品质量管理局(EDQM)取消后,产品无法继续在欧盟市场销售,公司亏损1000多万元,这些都是事先没有预料到的。
 
  罗颜斌说,之前海翔药业转型、投资、收购项目将近花了10亿元。“在没有利润、现金流不足的状况下,投资项目又没有回流现金,那公司就存在资金压力。”他认为,这些投资项目都是董事会决定的,海翔药业有内部和外部董事,外部董事参与是非常活跃的,项目决策并非罗煜竑一个人的事情。
 
  此外分析人士认为,原料药厂利润下降明显,除了原料药厂技术瓶颈、人工成本大幅提升外,制药行业环保新标准提升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就在近日,浙江省各地市陆续公布关于限期完成印染造纸化工行业年度整治工作的通知。在这些亟待整治的企业名单,即涉及海翔药业。
 
  罗邦鹏表示,上市公司负债40%应该是比较健康的,50%就显得高了,超过60%就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多钱都不够花,我也感到奇怪,上市公司的钱流到个人口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可能是投资有问题。”而在王云富看来,罗煜竑出让海翔药业股份,主要原因在于公司管理不善。
 
  2014年2月25日,台州市椒江区政府网站挂出了一份工作报告,其中提出要“积极做好企业上市工作,推进海翔药业与前进化工重组”。据海翔药业公告透露的数据,前进化工的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资产总计13.43亿元,而负债合计9.85亿元,资产负债率73.34%。对于海翔药业今后的运营,王云富在股东说明会表示,压力大。
 
  目前,中国民资在医药领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据《2013年中国医药(行情,问诊)百强药企》名单中,民营企业占据54个席位。但众多知名药企都面临下一代接班问题。
 
  一项调查显示,截至去年7月31日,A股上市公司中有711家为家族企业。
 
  另外有报告显示,全球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4年,其中只有约30%的家族企业可以传到第二代,能够传至第三代的家族企业数量不足总量的13%,只有5%的家族企业在三代以后还能够继续为股东创造价值。
 
  可见,随着创业一代年龄的逐渐增大,二代、三代们能否继续为股东创造价值,在海翔药业事件背景之下又越发引起关注。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医药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医药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harmnet@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

食药法规APP

中医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