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医院报道

2017医改年终考 社会办医步入“大时代”

news.PharmNet.com.cn 2017-12-26 健康界 字号:放大 正常
  医药网12月26日讯 一年的时间很短,但可以发生许多事情。一些传统行业经受转型阵痛,一些新兴产业正在重新洗牌,而曾经火热的领域或许面临“寒冬”。不出意外,2017年的医疗领域依旧是资本的热土,这里有劲风吹拂,也有春暖花开,一片欣欣向荣。有的正破土萌芽,有的已亭亭玉立,有的注定成为参天大树。
 
  站在2017年的尾巴上,我们回望过去的360多天,社会办医领域波澜壮阔,一片风起云涌。医生集团、Medical mall、健康小镇、公立医院改制、民营医院并购……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概念让人应接不暇,心旌摇曳。
 
  如果说一年前人们对于社会办医尚有几分忧虑,如今则早已经消散。人才在汇聚,资本在涌入,政策在鼓风。我们在目睹社会办医的进化,属于它的“大时代”来了。
 
  最鼓舞人心:政策
 
  在健康界在采访民营医院院长、私人诊所管理者、跳出体制的大牌医生时,发现大家始终绕不开的话题是政策。今年,政策层面对于社会办医的鼓励,也让很多人如浴春风。
 
  1月,国务院印发《“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中提到,持续开展健康领域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
 
  8月,国家卫计委公布《关于深化“放管服”改革激发医疗领域投资活力的通知》,拓展社会投资领域,推动健康服务业新业态发展,进一步提升医疗领域对外开放水平。
 
  在“十九大”报告中,更是明确提出“支持社会办医,发展健康产业”。
 
  国家层面不遗余力支持社会资本办医,各个省市也紧紧跟进,如北京《北京市促进社会办医健康发展若干政策措施》、四川省《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实施意见》等都在年内出台。
 
  
(部分省、直辖市出台的相关政策)
 
  在具体细则上,各个省份又因地制宜,针对各自实际情况,对于社会办医的方向也有一定得差异化要求。比如北京鼓励社会资本在医疗资源薄弱区域、紧缺专业领域办医,鼓励实施品牌化、集团化经营;安徽明确在审批、财政、医保补贴、税费等多方面对社会办医进行支持;四川则按照全省每千常住人口不低于1.5张床位为社会办医预留规划空间……
 
  政策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早已打消大部分人对“社会办医”的质疑和疑虑,医疗应该姓“公”还是姓“私”不再是让人们争得面红耳赤的话题。以公立医院为主体,以社会办医为补充,已经是主基调。大家共识:社会办医和公立医院不是零和博弈,而是互利共赢,互相促进。
 
  最火爆概念:医生集团
 
  健康界曾了解,一个刚大学毕业不久,初涉医疗领域的90后青年,尽管他所熟识的医生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在2017年竟然注册了多个“某某医生集团”的商标,且不去质疑他投机取巧、待价而沽的机心,单就此举可以窥见“医生集团”火爆程度。
 
  去看一看一些新成立医生集团的大动作或许更加直观。
 
  4月18日,医指通创始人李浩宣布成立医指通互联网医院,并联合著名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教授成立“胡大一医生集团”;
 
  8月8日,由前上海华山医院院长助理、消化科主任孙大裕教授领衔的精英消化医生集团在上海宣布成立;
 
  8月15日,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郭树忠,联合多位中国整形外科知名专家共同成立的“医美梦之队”医生集团宣布成立……
 
  所以,如果为“社会办医”的2017年点缀几个关键词,“医生集团”无疑值得浓墨重彩。以上国内大牌医生牵头成立医生集团的消息都成一时热点,实际上,2017年还有更多“默默无闻”的医生集团被组建或者筹建。
 
  业内人士判断,目前国内医生集团数量可能达到600家左右,这个被认为挑破体制的“创新基因”已经从北上广深开始四散渗入各地。一些新的医生集团正在组建,一些原有的医生集团也在不断发展壮大,如成都的川派医生集团一年前还只是两人团队,2017年已扩大到107人规模。
 
   “医生集团”这四个字仿佛具有了某种魔力,把体制内的医生撩拨得蠢蠢欲动。尽管在国内对医生集团模式认定并不一致,但“医生可自由执业”“医生集团内资源共享”“获得比公立医疗机构更高的报酬”等观点喧嚣尘上。也正是对这几点诉求,很多医生或直接跳出体制或暗通款曲,成为医生集团创业大潮中的一员。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三甲医院也耐不住寂寞,加入到组建医生集团的行列。今年6月,华西医院公开招聘医生,组建“华西医生集团”,让整个医疗圈都沸腾起来。而在此前,协和医院已悄然组建了一个由50 多个科室 、300 多名医生组成的医生集团。西、北两大公立医院巨擘迈出这创新一步,这无疑为正灼热的医生集团又浇了一桶油。
 
  川派医生集团创始人王俊甚至预测,2018年医生集团数量将达到4000家以上。据中信证券的研究报告,长远测算医生集团可能达15%-20%的医疗服务占比,按此推算,国内市场潜力可达万亿规模。且参照美国83%以上的医生都在医生集团内执业,医生集团的前景无疑十分明朗。大量社会资本也将十字瞄准镜定准了这片膏腴之地,比如,上半年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就获得10亿融资,让业内人士咋舌不已。
 
  不过,也有一些人士对医生集团的发展前景持谨慎乐观态度,其观点大致有三:一是现在医生集团的定位仍不清晰;二是医生集团整体规模相对较小,超过20人的不满30家;三是很多医生集团中的医生还身处体制内,并不愿让自己真正走向市场。
 
  最吸引眼球:Medical mall(医疗商城)
 
  医生集团火热的同时,另一个医疗行业的新生事物上了一次“热搜”。边逛街边享受医疗服务的全新医疗形态在今年出现这就是Medical Mall。
 
  在今年,杭州501大厦的MedicalMall迅速蹿红,被贴上各种标签,如“国内首家Medical Mall”、“共享医院”等。
 
  这在国外已经十分常见,其实在国内也算不上新鲜事。早在2005年,陕西省就诞生了以药品为主的医疗商业综合体——西安众信赛好医药健康城。此后,甘肃众友健康城、江苏南中医风盛健康城、北京和杭州等地的健康智谷……都是MedicalMall模式的代表。
 
  业内表示,它们设置在商业综合体内,具备商业购物功能,同时兼具中医、健康管理、医美、口腔等便捷的消费类医疗服务,涉及的投资方包括地产商、医疗机构、零售机构等。由此可见,这是一个重资产投资,偏向资源整合,对于运营者的要求较高。
 
  MedicalMall是地产+医疗的模式之一。今年,房地产跨界医疗真正迎来暴发。万科、万达、华润、绿地等国内房地产巨头纷纷投资医疗地产,通过合作共建或者合作自建,涉及领域包括养老、社区医疗、高端医疗、健康小镇、Medical Mall,投资总额超过3000亿元。
 
  以万达集团为例,4月,万达集团与成都市人民政府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协议将耗资700亿元,打造一座世界级的医疗产业中心;7月,万达集团又在昆明签约,计划在昆明市投资500亿元,打造世界级医疗及大健康产业园。
 
  
(国内部分地产+医疗项目)
 
  梳理下来不难发现,在医疗+地产的模式中,健康小镇最受追捧,它被认为是比MedicalMall更有前景的模式,而且其巨大的投资规模带动经济增长也让人心动。
 
  分析人士认为,“健康中国”正式成为我国发展核心理念,健康产业将在未来20年迎来重大发展机遇期。
 
  最触动人心:公立医院改制
 
  社会资本搅动公立医院格局早已不是新鲜事。不久前,一份名为“广东省湛江市第二中医院全体职工关于请求停止华润集团全面参与医院运营管理的诉求”的文件和图片在微信圈流传。
 
  无独有偶,今年3月,商洛市第二人民医院数十名医护人员在医院行政办公楼前罢工,要求医院领导就绩效改革等事项进行说明,起因是商洛市第二人民医院被西安国际医学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接管后实行绩效改革,引发职工不满。今年7月,长岭县人民医院员工收到医院通知,康美集团要在长岭县投资医疗资源整合项目,项目涉及到长岭县中医院和长岭县人民医院,随后这两个医院的医生都聚集到长岭县人民政府门前抗议。
 
  而这只是全国公立医院改制过程遇到阻力的小小缩影。
 
  医生集团蜂拥而起、医疗地产日渐火爆……在一定程度上它们是游进现有医疗大环境的“鲶鱼”,它们与现有体制可以平和共处,并不会触及一些深层次的利益。而公立医院改制则触及机制、体制的改革,要打破医生的“铁饭碗”,触动了更多人的心。
 
  2013年,中央下发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政策,引来各方资本争相投资医院,一时间医院并购、融资租赁、经营托管等改制形式在这片土地上如火如荼的上演。2017年,公立医院改制的步伐并未停止。
 
  数据显示,过去几年,公立医院数量呈现递减状态,而民营医疗机构无论数量还是规模都一路高歌猛进。今年6月,国家卫计委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4月底,全国有公立医院12602家,与2016年4月底比较,公立医院减少380家。如果按此推算,在2017年内,我国公立医院减少了400个左右。
 
  1月9日,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中明确提出,规范公立医院改制,推进国有企业所属医院分离移交和改制试点,这意味着现有的8000多家国有企业医院将成为“十三五”期间改制的重点。有业内人士透露,这批医院的全盘卖出已经在政府层面达成了共识。
 
  值得一提的是,大批二级医院或将成为改制的重点。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曾提到,我国地方政府负债达30万亿元,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地方政府将无力支持二级及以下医院发展,而二级医院本身处于夹心层,生存处境艰难,所以二级医院引入社会资本,进行改制是大势所趋。
 
  改革从来不是一蹴而就。尽管社会办医前景大好,但我们依旧看到,很多民营医院发展举步维艰,管理混乱、医疗费用虚高等现象时有发生;很多医生对于跳出体制外依旧嗤之以鼻,坚守自己的“铁饭碗”;Medical Mall等最新的医疗模式也被质疑陷入“叫好不叫座”的怪圈;特色小镇是否成为资本的“俘虏”还有待观察;公立医院改制步履维艰……
 
  借用健康界对2016年社会办医盘点的结束语:“痛点的存在也恰是敦促改革推进和各方努力的引擎,社会办医的前景依旧值得期待!”
 
  我们有理由相信,社会办医正在迎来一个好的时代。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医药网免责声明:
  • 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对医药网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医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联系电话:0571-88228426 邮件:pharmnet@netsun.com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