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医药财经

医药千亿俱乐部:6家变4家 恒瑞排第一

www.PharmNet.com.cn 2018-01-10 经济观察报  字号:放大 正常
  医药网1月10日讯 2017年的最后两个月,恒瑞医药市值冲破两千亿,成为中国第一家市值过两千亿的制药企业。
 
  在中国医药产业过去长期发展中,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由于产业和公司本身的因素,在资本市场里没有出现过一千亿市值的公司。直到2016年12月31日,恒瑞医药成为第二家突破千亿市值的药企时,中国制药企业千亿市值之路真正意义上正式拉开。
 
  当两个月前,资本界、医药产业界还在分析究竟需要三年还是五年,恒瑞才能突破两千亿市值时,恒瑞医药出乎意料的在2017年岁末悄无声息地突破两千亿市值。
 
  直到上周五(1月5日)虽然有些许回落,停留在1981亿。但,从资本市场来说,中国有了第一家冲破两千亿市值的制药企业。
 
  在恒瑞医药市值出现大幅变动的同时,中国千亿市值药企也在不断变化、更迭。上海莱跌破千亿市值,华大基因短暂冲破后持续回落。
 
  而复星医药在上周四,则成为中国医药市值排名第二的企业,为1082亿。
 
  在资本市场,千亿市值药企从6家变为5家,再变为4家,几乎是今年医药行业最大的变化之一,方圆资本董事总经理吕明方认为,或者说,这是一个标志性的开始。因为,这对于产业来说,非常具有指标意义。
 
  10年前,富豪榜上排名靠前的是房地产,现在是互联网,有人预测,下一个10年或许将是医药。
 
  市值更迭
 
  2017年7月份,在一场医药产业论坛上,医药高管们谈论恒瑞医药将是第一个冲破两千亿市值的药企,当“究竟是需要三年还是五年”的争论还在余音绕梁时,恒瑞医药已经冲破2000亿。
 
  2017年12月23日,恒瑞医药总经理周云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当问及如何看待业界对于市值的预期时,周云曙回答:“抱歉,我们再度冲破2000亿了。”
 
  这一天,恒瑞医药在A股的市值为2006亿。上周五回落1981亿(5日)。而恒瑞医药首次冲破两千亿市值是在2017年11月3日,也是市值最高峰,达2027亿元。之后,处于震荡期。
 
  恒瑞医药是中国本土制药企业,以研发创新为主,业界评价为是中国第一家专注于且开始实现自主研发的民营企业。每年投入的研发费用排名第一,在创新药领域已经形成自己的强项,包括肿瘤、代谢性疾病、手术用药等等。
 
  恒瑞医药总经理周云曙称,市场更看重的可能是恒瑞的创新能力以及它的产品线,就是研发以及恒瑞的市场转化能力,再加上国家最近出台了一系列的有利于创新药的政策。周云曙个人认为,应该是这两方面形成了一个合力。实际上从恒瑞医药角度来讲,半年前,还没有什么核心,即本质上的转变。半年后一系列方案承托了市值快速跃进的恒瑞,恒瑞医药的市值比过去一年翻了一倍。
 
  虽然目前恒瑞医药是医药资本市场的一哥位置。但事实上,其并非第一个突破千亿市值的药企。
 
  中国A股市场中第一家冲破千亿市值的药企是上海莱士。上海莱士是一家血液制品 企业,其拥有中国核心的血站资源,医药界众多人士羡慕创始人文艺青年郑跃文的战略眼光。但惋惜的是后续的科研实力太弱。
 
  2017年6月13日,上海莱士的市值为 1007亿。千亿市值的4家企业中,却已排名第四,到1月4日,上海莱士以市值975亿跌出千亿市值序列。
 
  1月5日,云南白药重回千亿市值。
 
  关于云南白药的晋级,市场也未曾预料到这么快。2017年,云南白药经历了混改,产业乃至资本界似乎嗅到了更多希望。
 
  6月13日,康美药业的市值接近1099亿。然而到2017年12月23日,1078亿,排名第三。而取代者复星医药此时的市值为1134亿,6月13日时,复星医药的市值仅仅为792亿。且复星医药成为医药市场年涨幅最高的公司,达89%。
 
  康美药业,是一家以中药饮片发家,中药为轴心的全产业链企业。
 
  关于复星医药的迅猛增幅,平安证券研究报告认为,复星医药产业整合进入收获期。依托生物药平台复宏汉霖成为单抗研发龙头;收购印度制药企业GlandPharm将进一步推进在研发创新及仿制药出口等方面的国际化步伐;全球领先的激光医疗美容器械供应商SISRAMMED在香港成功上市构建医疗器械海外融资和并购平台;与CAR-T巨头Kite成立复星凯特开启CAR-T产品在中国产业化征程。此外,复星医药还不断进行医疗机构布局,成为医疗服务领域的佼佼者……
 
  此时的复星医药,经过20多年发展,业务已经覆盖药品制造与研发、医疗服务、医学诊断与医疗器械、医药分销与零售,已战略性覆盖医疗健康全产业链的重要环节,形成国内为数不多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
 
  冲破千亿市值的还有第五家医药企业,即华大基因。2017年11月14日,华大基因首次突破千亿,达到1028亿。随后进入震荡期,到1月4日,华大基因的市值跌入800亿区间。
 
  华大基因的主营业务为通过基因检测等手段,为医疗机构、科研机构、企事业单位等提供基因组学类的诊断和研究服务。公司已成为全球少数具备全产业链资源的多组学科学技术服务提供商和医疗服务运营商。
 
  在2017年,千亿市值乃至以上的药企有6家,而目前保持这个地位有4家,上海莱士、华大基因暂时跌出。但这两家企业因为其核心优势,仍然被资本界高度关注着。
 
  人福医药集团董事长王学海认为,近年来国际资本市场比较关注创业公司,不管是恒瑞医药,还是华大基因类企业,这些在国内做创新,研发类,生产类的企业,具有越来越雄厚的基石,这样的一些纯粹的靠自身创新、研发类成为优势的企业都值得被非常关注。中国在过去三十年,今年是第一次投资者、产业者把目光聚焦在创新药,创新企业上,认为中国的创新药将来大有前途。反过来讲,中国企业只有在创新药上有突破,才有可能在未来竞争中有一席之地。
 
  周云曙称,公司内部更看重的是恒瑞的未来。他也认为,未来能够冲上千亿市值、两千亿市值的药企,主要还是看企业在医药的核心,即创新能力加上自身的转化能力。
 
  争夺医药一哥
 
  今时,资本市场给给这些企业的股价和股数之间的关系乘出来一个市值,这实际上也是市场对一家企业的投票。那么投票背后,或许需要冷静的思考,一个公司瞬间触摸到两千亿、千亿是不是标志一个企业的成功?
 
  方圆资本董事总经理吕明方认为,这或许是两件事。但确定的是有指标意义,标志着在中国大健康产业背景下开始出现了这样一个千亿医药市值公司的现象,这首先是好事,标志着中国制药企业开始成长了。但也要客观的评价,成长背后应该更关注什么,也就是说市场用脚投票投什么?
 
  更多医药界人士认为,应该看两个指标,第一行业地位,第二持续的竞争优势。而这两个指标中,产品和技术显然是决定一个企业最持久的持续的价值。
 
  一个企业的产品服务能力、技术的持续性、企业的自救能力,三者合一才能实现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
 
  这一类企业如恒瑞医药,在业界有一种传说,创始人“飘飘总”(孙飘扬)的发展思路特别简单,即研发的新药序列里,不放过一个漏网之鱼,实现全品开发。
 
  这一点,采访中或已得到证实,恒瑞医药副总邹建军称,药物研发一直是医药企业的生命力,恒瑞医药有将近40个创新药在临床不同阶段,包括临床前阶段。恒瑞医药要做的就是不断加大创新药物的投入,保证每年有两到三个创新药能够上市。
 
  疾病覆盖领域则是风湿免疫、妇产科等。研发方向不断会覆盖现有的高发病种,包括胃癌、肝癌、肺癌、乳腺癌,另外包括慢性疾病像糖尿病、高血压等等。此外,也会投入到目前还没有非常理想的治疗手段的疾病领域,其中已经有一个产品进入到临床的三期,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还有溃疡性结肠炎、早产等等,这些领域可能都是目前没有特别理想的治疗手段,而这也是恒瑞医药下一步研发投入一个非常主导的方向。
 
  恒瑞医药创立之初,也是依靠仿制药踢开市场的大门。而通过绝对优势由一家民营企业转变成为中国医药市场一哥,其从出生到今天仅仅用了21年。这21年中,恒瑞医药始持久地贯彻了飘飘总的一个目标,创新药研发。
 
  据一位药企高管透露,恒瑞医药创始之初,飘飘总出国考察觉悟到,一定要做自己的创新药,自己有了话语权才能把企业做得更大。如果单纯依赖仿制药、收购,成本太大,且恒心优势不具有后发实力。事实上,那时的恒瑞医药还不是一家资金实力较强的企业。
 
  考察回国后,飘飘总开始国内外招兵买马,聚拢尖端技术型人才,并逐渐建立自己的科研基地。 现在的恒瑞坚持国际化和科技创新两大战略。而飘飘总的发展思路在随后的发展中再度细化,研发创新药的纬度是,押注科技前沿,不放过一个漏网之鱼,全线开发。
 
  从一个企业来说,事实上其有了创新,具有了核心产品优势,即是自救根基最稳固的奠定。在服务能力方面,事实上,恒瑞医药到目前给临床提供了非常好的治疗方案和解决方案。这应该算作恒瑞医药的软实力。
 
  虽然今时的恒瑞医药市值接近2000亿元,PE处于高位,达70多倍,但资本界乃至产业界仍然看好,认为具有持续价值。
 
  第二把交椅
 
  资本界将复星医药与上海莱士的市值发展模式归为一类,即通过并购与资本的合力形成它不同于常规增长的增长方式。而上海莱士已经跌出千亿市值序列,复星医药则晋升为医药市场二哥之位。
 
  目前,复星医药主要有四个业务板块,药品、非药品业务、医疗服务与国药控股的流通业务。
 
  吕明方认为,就复星医药与上海莱士,通过资本运作,市场给予高估值,全球医药市场来讲都一样。就全世界大公司的成长包括全球制药企业15强20强,本质上都是靠并购成长,关键问题是他们的并购逻辑比中国企业更清晰。其次,更专注技术,更专注于领域聚焦。
 
  而复星医药,市场普遍给出的一个判断是并购中形成一个投资组合。
 
  吕明方觉得,复星医药正在不断优化聚焦,可能将来会聚焦在产品技术上,即制药产品和技术方面,而会把其他业务逐步剥离。
 
  复星医药总裁兼CEO吴以芳也曾对市场传递的信息称要聚焦,而医药界对这一信号的理解是,通过并购通过资本的力量,最后形成它核心的业务和核心价值,这个逻辑可以成立,但需要时间去检验。
 
  吕明芳认为,复星医药自身也看到了问题所在,所以要做减法,做减法的同时做深度,逻辑对,但这需要时间。
 
  截止上周五,康美药业以1065亿市值排名第三,云南白药以1063亿市值排名第四。
 
  资本界将这两家企业归为一类,即依靠中国特色优势走出不同模式的成长型企业。
 
  这两家企业都以中药为主。康美医药创始人马兴田以医药商业公司起家,而发迹则因囤积三七。在05年左右,马兴田在云南囤积了大量三七,或许是上天垂怜,囤积后的第二年和第三年,三七暴涨,马兴田的收益翻了好几倍。自此,马兴田和康美走上富裕的小康路,乃至逐渐凭借千亿市值坐上中国医药市场三哥之位。
 
  如果单以目前公开信息看,或许难以了解真正的康美。现时的康美已经不是一个涉足中药饮片、倒卖中药材的企业,而是中国最大的中药饮片和中药材大数据企业。发展之初,马兴田的战略是,按照中国的地图走一遍,即在中国范围内广种中药材。今时看,其巧妙地在控制成本的同时,也控制了产业链条的上游。马兴田的另一个战略是,在全国各地建立中药材交易所。近些年,马兴田再度布局医院、流通等板块。目前,康美药业事实上是一家以中药为主的全产业链企业。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认为,随着12月1号中医馆备案制的实施,中国会出现大量中医馆,这种情况下做饮片和药材的企业会获得巨大空间。
 
  史立臣认为,或许中国第二家冲破两千亿市值的企业将是康美。
 
  而云南白药,在2017年中,伴随着混改给产业和资本市场带来了很多想象空间。
 
  市场一直乐于调侃的是,做药的去关爱女性了,云南白药2017年推出了卫生巾。而其单品销售额最高的云南白药牙膏,据业界人士分析,2017年销售额或将超60亿,2016年是50亿左右。这款牙膏几乎支撑了云南白药95%的利润。
 
  云南白药作为一家百年以上品牌的老药企,曾经有着强大的资源优势,多位药企高管羡慕的同时,也对国有企业形态的效率产生顾虑。
 
  2017年6月6日云南白药发布公告称,白药控股拟通过增资方式引入第三方战略投资者江苏鱼跃,由江苏鱼跃向白药控股增资56.38%,获得10%的股权,最终形成云南省国资委45%、新华都45%、江苏鱼跃10%的股权架构。至此,白药控股的股权结构,已然从民营、国资平分秋色,转向了民营资本对国资持股形成了赶超之势,且相较于双方各50%的股权架构,三方股权架构也更为稳定。
 
  云南白药过去多年来“发展太稳”,几乎是产业界和资本界给出的唯一评判。但对于未来,由于云南白药的混改,资本界在资源优势与市场灵活度上仍然看到了更多希望。
 
  但混改后的模式和战略,直到目前,嗅觉敏锐的资本界人士们,还未捕捉到。因此,云南白药未来市值如何,还要等待时间去验证。
 
  蓄势者
 
  目前跌出千亿市值排名第五的上海莱士,也正在谋变。或许某一天重新杀回千亿市值序列。
 
  上海莱士的核心优势是血液制品这一稀缺资源。其是中国最大的民营血站经营者。创始人郑跃文,是个文艺青年,熟悉他的人认为,他的不务正业已经是相当高的境界。
 
  应该说,郑跃文的发迹,踩准了中国医药市场的脉络。其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中国未对血液制品严格管控时,迅速在全国各地审批建立血站,完成了全国布局。
 
  当中国对血液制品严格管控时,上海莱士成立门内的佼佼者。更多可能的参与竞争者被关在了门外。这几乎是一个时代发展的沉淀。到今天看,这些稀缺资源,仍然令其他同业者难以企及。特别是在并购同路生物,邦和药业以后,自己一家就占据28家采血站。在今年子公司收购血站的公告中,又可以发现莱士又收购了3家采血站。目前,上海莱士占据了国内绝大部分血制品的市场。
 
  血液制品,是一个长期市场,这个产业不会消亡。因为其提供的特殊临床产品如血浆、血清、人血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凝血因子等为众多疾病的基础需求。
 
  但多年来,上海莱士一直缺位于研发。如国外血液制品中,一层血能生产出好多种高端产品。而上海莱士的传统产品对血液的使用程度达不到国外现阶段疾病的治疗需求。在每年研发费用投入不高的背景下,上海莱士多年来只是依托原有资源优势平稳前行。
 
  同是科瑞集团董事局主席的郑跃文,已经意识到了企业未来的危局,实现了中国药企出海并购史上的最大单笔并购案。即科瑞集团收购德国生物科技公司PanBiotech,该笔交易的估值在100亿元人民币左右。
 
  德国生物科技公司PanBiotech主要开发、生产和分销多种生物技术产品的细胞培养。公司已经研发出多种针对不同细胞类型的无血清培养介质、提供基础的介质作为血清的替代品,同时还提供生长因子以及多克隆和单克隆抗体和特定产品的分子生物学。
 
  自此,上海莱士在原有业务上增加核心优势。医药界人士认为,上海莱士未来仍将在血液制品领域有绝对不可忽视的优势。
 
  目前,跌出千亿市值序列、医药市场排名第六的华大基因,是中国医药市场中PE最高的企业,几乎达到700倍。就在2017年一次健康产业论坛上,几位医药界人士称,华大基因或将是基因领域第一家上千亿的企业,不到半年后,华大基因以实际行动实现这一预言,冲至1028亿。
 
  然而,由于其PE高的离奇,被资本界乃至产业界称作最危险的公司。虽然华大基因是一件基因检测、基因测序的公司,但目前其收益较实质来说,非常悬殊。基因测序这一领域,国家政策目前还没有正式开放。检测到底在医疗诊断中对疾病的预判准不准确、成不成功,还要去看。
 
  吕明芳以及多位资本界人士认为,就华大基因看,700倍的PE显然有泡沫,但这个泡沫要辩证地去看。因为,基因技术的发展是跟我们认识的其他技术不同。其次,今天所看到的基因测序的一个分支,它未来的成长不能用传统的角度去看。因此,这个领域的技术和进步将会不同于传统观察的成长方法。那么,给它高于一般企业的估值就有它内在合理性。
 
  一位接近华大基因创始人汪健的企业高管透露,或许外界没有看到真正的华大基因。目前,华大基因布局非常广,正在建立中国的基因库。如果完成,这将是世界最大的基因库。从这一层意义出发,该人士认为,即使用脚投票,华大基因也是最牛的公司。
 
  或许,时间会给市场答案,华大基因会不会成为第一家拥有最大基因库的公司。
 
  多位药界人士认为,华大基因或许会赢。因为,中国人多,且目前世界顶尖的科学家有40%已经在华大基因。汪健聚拢人才曾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只要这些人是在某一领域顶尖的全球科学家,他就砸钱不眨眼,甚至给出分红和股份。
 
  在华大基因的软硬实力中,多数药界人士认为,华大基因当迎来机会很快会放量,成为2000亿,甚至3000亿市值的公司。另一个核心要素是,未来的癌症类重症,目前看都归结在了基因上。
 
  全球标准
 
  多位资本界人士认为,如果将多家千亿市值企业放到全球市场去看,或许难以理解。因为全球处方药50强有很精确的评估指标,第一就是处方药,而千亿市值序列里恒瑞医药主要是处方药。
 
  所以,到今天为止,真正的制药工业收入超过200亿的就一家——华润医药。但华润医药的产品组合中,包括了处方药、非处方药还有中药饮片。
 
  吕明方认为,如果严格按照处方药标准评定世界前30强,处方药收入下线折合人民币在30亿美元左右,中国这样规模的企业还没有诞生。
 
  也就是说,全球制药处方药30强里面没有家中国公司,这显然跟中国的产业地位不相符合。
 
  复星医药、上海莱士类发展模式的企业,虽然资金杠杆放大,但促进了核心业务的发展。吕明方认为,这类企业还没有成型,未来还有挑战,市场应该给一点空间。而云南白药和康美医药,其所谓大健康一个组合,或许会走出特色的发展之路。
 
  吕明方认为,随着中国大健康产业结构的调整,未来五年内,可能会出现十家左右千亿市值医药企业。可能诞生的领域有生物制药、真正意义上的处方药领域。
 
  吕明方认为,这才真正代表制药工业水平的发展。
 
  但就今天而言,吕明方、周云曙、王学海乃至多位药企高管认为,虽然中国的制药企业和全球领先的制药企业千亿美金市值相比,差得很远,还是要为产业的进步高兴。因为,当意识、战略得到转变,就有引领的一天。比如,把理念从追赶世界,改变为引领世界。
 
  上述多位人士认为,如果回到技术和产品,未来的竞争是技术的竞争,特别是新技术新方法应用的竞争。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家胡善联教授认为,中国作为一个仿制药大国,正走向创新药的强国。一家本土药企想要引领世界,路上肯定会有坎坷。如果这家企业想要在创新药物方面发展,首先要看它的新药储备有多少个。这就是我们说的未来的发展前途是非常强劲的,而研究要适合于整个医学的发展,整个药学的发展。胡善联认为,认为是必须的。
 
  人福医药集团董事长王学海认为,如果说中国企业只有在创新药上有突破,才有可能在未来竞争中有一席之地。他还要保留意见,创新确实有很大风险。很多企业还不具备这种抗风险能力,不用一哄而上。
 
  目前,中国多数的医药企业一年净利润可能几千万、几百万或者在盈亏平衡线上挣扎,产业集中度仍然不高。
 
  而如辉瑞,研发投入等于中国所有企业的总和。美国研发一个新药可能已经到了一百三四十亿,超过中国绝大多数公司的产值。所以,王学海认为,还是要量力而行,结合自己的特色、优势去做,比如他的麻醉药。人福现在的口号是要做国际麻醉药市场的最大,至少前三。人福现在排名第六名,80%的创新资源都是围绕着麻醉药布局。比如全球在研的麻醉药都在跟踪,有的是自己在做,有的跟国外企业进行合作,有的专利授权,有的是共同开发,保证其在这一领域内绝对拓展和优势。
 
  王学海认为,接下来中国医药企业们面临的一个冲击是辅助是常用药。据一些统计数字显示,40%的药花了医保的钱是可以节约。那么,中国未来5年中,伴随着深刻变革,或许更多的企业将受到冲击。而制胜的方式是在一个细分领域成为领导者。
 
  王学海还认为,随着医药市场结构的变化、医药企业形态的变化,未来五年中国将会出现世界级的医药企业。比如恒瑞,现在是一哥,最著名的实际上也就三条线,肿瘤、麻醉、造影剂,用七八个药做成两千亿市值,所以做精、专、深、透、细,做成领导者,才是未来中国医药大公司的发展方式。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医药网免责声明:
  • 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对医药网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医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联系电话:0571-88228426 邮件:pharmnet@netsun.com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