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医药财经

共享医疗四处扎根 政策壁垒仍待扫除

www.PharmNet.com.cn 2018-01-10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放大 正常
  医药网1月10日讯 共享经济逐渐流行于医疗界。
 
  共享医疗在辞旧迎新之际密集出现:首个打出共享医生旗号的大医汇,在推出“夜市”之后又上线自由约医;广东威尔医院、联合医生集团落户华南首个共享医疗中心;上市公司中国中药宣布牵手佛山市中医院,推出首家共享中药智能配送中心。
 
  一系列落地背后,2017年共享医疗因共享医生、共享医院的出现渐渐走红。但这并不是新事物,国外已有诊所大楼等成熟的共享医疗模式,国内的医疗、药品、检验和影像等领域,此前分别以多点执业、智慧药房、第三方检验和影像等形式存在。
 
  江门市五邑中医院副主任中医师马常青调研指出,2017年是共享医疗元年,在上海、杭州、深圳等市出现了共享门诊、医疗超市等各种形式的共享医疗。
 
  连日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众多从业者皆表示,共享医疗更像是一件“新衣”,将全产业链的共享模式进行集成,糅合出化学反应。但集成之余也面临种种挑战。1月8日,马常青调研发现,共享医疗在国内落地面临风险控制、政策约束和院际壁垒等难题。
 
  马常青认为:“共享模式在其他行业都有撬动效应,中国医改之前找不到可操作的落地模式,医疗机构的设备等资源长期存在闲置问题,机构之间相互独立、竞争、封闭,这一壁垒现在可以通过共享医疗打破。加上医务人员参与共享的意愿较高,或许最终能盘活社会医疗资源。”
 
  遍地开花
 
  围绕医院、医生的共享平台最早露面。
 
  元旦刚过,五个月前以“共享医生”首次在业内亮相、去年12月底开业的大医汇,又推出“自由约医”共享医生服务,可直接对接全国医师多点执业需求,并且患者可自由约诊平台上的医生和医生集团。
 
  大医汇执行院长李志荣介绍,目前与大医汇签约的医生达500余人,签约时间分为半年和一年,签长期合约的医生约300多人。同时,大医汇还先后与国内十家医生集团签约,如冬雷脑科、弘大影像、杏林中医等位列其中。
 
   “大医汇还可以共享医疗设备,包括影像、麻醉、检验、消毒室等。我们的科室涵盖了公立医院80%-90%的服务,现在没有住院部,但可以提供日间手术。”李志荣说。
 
  与其前后脚露面的是大医汇“夜市”,即在提供包括日间手术在内的日间门诊之外,提供跟公立医院错峰的夜诊服务。大医汇创始人詹智勇表示:“大医汇将实行一个医生、一个诊金的方式,从40块挂号费起步,提供不同层次、不同需要的医疗服务。同时打造医生平台孵化器,让更多的医生在大医汇创业,组建更多医生集团。”
 
  无独有偶,同样诞生在广州市越秀区、主打“IAB+医生孵化器”的华南首个共享医疗中心近日宣布成立。
 
  记者了解到,该中心总面积约4000平方米,配备MR、CT等多种医疗检查设备,与第三方体检机构合作,为医生及医生团队提供共享式诊室、共享检验检测设备、医疗云系统、医生助理等配套服务,为专家学者提供产学研平台,孵化医疗高新技术产品。目前该中心数量已扩展至11个,落地范围由广州延伸到广东省内外城市,未来将设置50个共享诊室,预计总面积达到30000平米。
 
  该中心也实现了医生一站式自由执业平台,打出了医生孵化器的概念。不过,推出该中心的广东威尔医院、联合医生集团林子洪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市场上主打共享医疗的平台越来越多,但各家的侧重点有所不同。
 
   “大家更希望看到医生在共享平台的执业,可以改变原有的服务模式,以患者为中心,为医生服务,这就需要集合医疗全供应链平台服务,”林子洪说,“患者、医生追求的不止是硬件,而是就医体验提升,除了环境还要专门的人员进行预约、分诊、诊后管理、患者健康数据管理等服务,同时接通药品、保险完善共享服务。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提供医疗全供应链共享平台。”
 
  除此之外,围绕检验科、影像科、药房、消毒供应室、超声科、心电图、手术室、门诊等细分领域的共享也在陆续露面。如企鹅医院CEO王仕锐向记者透露,其正打造共享检验、检测服务,相关设备将像共享单车一样放在用户快速触碰到的场所;康美药业、中国中药等探索的智慧药房,也带有很强的共享色彩。
 
  马常青采取电子问卷调查方式,共收集有效问卷128份,调研结果显示,受访者普遍对共享医疗持有乐观、看好态度,认为共享医疗是必然趋势的比例高达82.03%。
 
  监管新考验
 
  有心参与共享的企业遍布医疗产业链上下游,但各家拿到的“身份证”存在差别。
 
  记者注意到,已成立的共享平台分为政府批复成立、公立医院参与以及民营机构自发布局。如国内首家“医疗商场”杭州全程国际Medical Mall,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新解百集团、迪安诊断和百大集团合作建立,拿到了浙江省卫生计生委批复的共享医疗试点。
 
  马常青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参与形式应该是多样性的。公立医院、政府牵头的优点是影响力大,很快统筹资源,但不够灵活,如医生的收入分配。民营机构比较灵活,可以很快达成绩效分配,在薪资待遇上更具竞争力,但影响力较低,可能难以吸引优质的医院、医生加入。”
 
  是否要让共享平台加入“公立”色彩,是不少布局者思考的问题。广东省卫计委原巡视员廖新波透露,大医汇成立之前也曾犹豫是否要找一个有影响的医院做“后台”。
 
  究其原因,共享医疗模式跟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紧密相关,而优质医生又大多在公立医院。林子洪告诉记者:“多点执业现在已经变成区域化执业,是省级注册,医生可以在省内自由执业,接下来会慢慢实现跨省执业。”
 
  医生参与共享的意愿较高。马常青的调研对象集中于医疗从业者,占比87.5%,其中临床医生占比73.44%。其中大多数受访者从业年限较长,超过10年的占比超过八成,有96.8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愿意参加共享医疗服务。
 
  但医院的态度依旧是多点执业落地的一大影响因素。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直言:“似乎多点执业给三甲医院的院长带来了管理麻烦,他的医生要用一部分时间到外面去工作。”
 
  马常青也坦言,国内对医师实行编制管理和定点注册管理制度,虽近些年放开多点执业,医生和部分医疗机构均希望更加自由流动,但现实中的阻碍仍然普遍存在,大家还是觉得多点执业对医院会有冲击,导致医生、患者资源流失。
 
   “共享模式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人力资源是最核心的共享资源之一,跟硬件资源打通之后,多点执业长期存在的落地难问题就可以解决,也可以避免主观偏见干扰。”马常青说。
 
  作为新事物,监管、许可政策和法规配套是绕不开的坎儿。现有的管理规定大多按照传统医疗机构的要求设置,在执业类型、资质审批、医疗规范和技术要求等方面不一定适用于共享医疗。李志荣认为,政策配套不足,多点执业具体去哪里“多点”,体制内的医生如何平衡不同平台的时间、利益等关系,患者多点就诊如何开展。
 
  林子洪告诉记者:“如何集合现有模式做突破,让共享平台的服务扩大,最迫切的还是政策支持,但是各地会比较谨慎,现在的多点执业省级注册、医疗机构许可、药品经营注册等政策都是上世纪90年代设立的,我们一旦开了头,后面的人就可以用了。”
 
  廖新波则指出:“目前政策允许探索共享医疗,但有一些法律障碍,如杭州,政府允许在非医院机构开展日间手术。再追溯到第三方检查检验中心,原先也是非医疗机构不能从事医疗检测,这都需要进一步摸索。”
 
  根据马常青的调研,共享医疗在现实中存在的诸多难点,受访者反映最强烈的阻碍是院际壁垒(医疗机构间),占比81.25%,政策约束和风险控制也是受访者较为担心的问题,分别占比70.31和68.75%。绩效分配、行政干预和思想意识不足等也不可忽视。
 
  马常青指出,共享医疗的实现需要医院、医生、患者的共同转变。他表示:“医生要打造个人品牌,做好个人粉丝群,包括医疗水平、服务水平提升和沟通理念转变。医院要转变管理思维模式,患者现在认医院,未来是认医生,找准优质医生是最重要的。”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医药网免责声明:
  • 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对医药网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医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联系电话:0571-88228426 邮件:pharmnet@netsun.com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