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国际动态

裁员、停产!美国仿制药企愁云笼罩

news.PharmNet.com.cn 2018-05-04 医药经济报 字号:放大 正常
  医药网5月4日讯 今年2月在美国奥兰多举行的仿制药行业年度会议上,与会人员的心情特别低沉,分组讨论的话题都是关于药品价格暴跌、药品采购集团之间的整合,以及企业面临着越来越残酷的现实。以色列梯瓦制药(Teva)是美国市场上第一大仿制药供应商,该公司正在裁撤14000名雇员,并将关闭其80家工厂中的一半左右。
 
  在美国的处方数量上,仿制药占比高达90%左右,但是这一行业目前正处于危机之中。仿制药企业并不像制药巨头那样生产一些价格高昂的尖端抗癌药物和肝炎治疗药物等,其产品主要是一些常用药物,如抗生素、关节炎治疗药物、糖尿病和高血压药物。随着这些常规药物的盈利能力迅速下降,一些制药公司正在逐渐退出相关业务。
 
 
  四集团控制九成药品采购
 
  5年前药物配送供应链中的中间商开始结成采购联盟,这种挤压态势导致一些仿制药企停止生产一些低利润药品
 
  仿制药行业的困境可以用价格暴跌这个词来概括。当前,美国的医药供应链被一群高集中度的“玩家”把持,在其推动下,大多数仿制药的价格越走越低。一方面是因为采购商影响力日益增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它们能够从不断扩大的仿制药供应商群体中加以选择。
 
  以销售额来衡量,仿制药三巨头梯瓦、迈兰(Mylan)和诺华(Novartis)旗下山德士(Sandoz)的市场份额仅1/3左右,这让众多小型生产商纷纷参与其中争夺业务。行业高管们表示,新的参与者不断出现,有时候是由其它仿制药企业的前经理们牵头组建的小型公司。这些企业委托全球各地的合同生产组织(CMO)来生产药物,通过提供较低的产品价格进入市场。
 
  这与外界对于医疗费用支出上升的印象截然不同。许多人认为,所有医疗产品的价格都在呈螺旋式上升态势。然而,虽然许多医疗保健产品(其中包括仍处在专利期的品牌药物在内)通常都可以享受到价格大幅度上涨的红利,但大多数仿制药并非如此。由Evercore ISI Research公司研究人员开发的一款价格跟踪器显示,仿制药的价格每年下跌大约11%,而品牌药价格每年上涨大约8%。
 
  大约在5年前,药物配送供应链中的中间商开始结成采购联盟,以增强对制药公司的影响力。自那以来,这种整合一直相当积极,截至目前,仅4家集团就控制了美国药品采购量的90%,其中两家集团正在联手采购仿制药,这可能会进一步推动价格的走低。
 
  这种挤压态势导致一些生产商开始停止生产一些重要的低利润药品。美国第四大仿制药生产商Endo国际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坎佩内利(Paul Campanelli)表示:“我们无法提供更大的降价幅度,只能停止生产产品,并关闭工厂。”
 
  过去18个月来,Endo公司将员工队伍削减了一半,保留了约3000人,并关闭了其设在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和夏洛特的制造工厂。Endo的仿制药业务板块Par公司已经停止生产85种产品。Endo曾是常用高血压治疗药物赖诺普利(lisinopril)的最大生产商之一,但已经决定停止生产该药,因为其不再能够赚取到足够的利润。
 
  坎佩内利透露:“今年Par公司已经接到了6种不同产品的订单要求,但我们都没有承接。即使有生产能力,但是产品价格仍然很低,我们无法将产品带回市场。”
 
  坎佩内利没有具体点出订单来源,据猜测,有可能是四大采购集团之一。当前在美国,Red Oak Sourcing、沃尔格林博姿联合发展(被称为WBAD)公司、ClarusONE Sourcing,以及Econdisc Contracting Solutions是最大的四家药品采购集团,其通过零售巨头CVS Health、塔吉特(Target)、沃尔格林(Walgreens)和沃尔玛(Walmart)等采购药品。咨询机构Drug Channels Institute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当·费恩(Adam Fein)透露,WBAD正在与Econdisc洽谈合作事宜,此举将把美国市场上第二大和第四大采购商的仿制药采购能力结合起来,仿制药的未来不容乐观。
 
  监管高压令药价雪上加霜
 
  因为此前一些大幅提价事件,监管部门对仿制药企展开了一系列调查,也有地方出台法律严控仿制药价格
 
  不过,这些采购集团认为自己并不是问题的根源。Econdisc总裁简·布克特(Jan Burkett)直言,由于许多复杂的原因,仿制药生产商正面临着提高效率以及建立更加灵活的供应链等方面的挑战,那种“采购集团在某种程度上要为仿制药生产商陷入困境负责” 的说法是在转移注意力。
 
  事实上,监管部门的紧追不舍也给仿制药行业带来了高压。仿制药生产商的信誉因为此前一些大幅提价事件受到了负面影响,如2016年,迈兰将其在2007年通过收购得到的一种救命药物、抗过敏注射剂EpiPen的价格从每剂大约50美元提高到大约300美元。这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进而也让制药行业面临着定价调查问题。过去几年来,来自美国47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总检察长们在对仿制药企业调整价格(导致某些药物价格暴涨)的指控展开调查,仿制药企业被指控存在串通定价的行为。
 
  立法人员也在紧盯这个行业。马里兰州出台的一项新法律禁止仿制药的价格欺诈行为,并允许该州总检察长对仿制药的价格上涨提出质疑。但是,仿制药行业的高管们表示,这些措施不应该在行业处境越来越糟的情况下出现。Glenmark制药负责北美事务的总裁Robert Matsuk表示:“我们一直在谈论仿制药业务受到了价格的侵蚀,然而,得到的却是有关价格欺诈的新法案。”
 
  Glenmark属于小型企业,总部位于印度,今年该公司计划向美国FDA提交15~20只新仿制药的申请。但是,随着价格的回落,如果预计难以盈利,该公司可能会放弃上市一只新获批的药物。Robert Matsuk指出,这个问题最终将会演变成“有多少公司将退出市场?市场将会在何处寻找到新的平衡点?”
 
  仿制药行业的损失在持续上升。全球第三大仿制药生产商山德士报告称,2017年第四季度其在美国市场的收入下滑了17%,该公司将采购商之间的整合列举为一个原因。诺华称,其正在考虑出售部分业务。全球第二大仿制药生产商迈兰表示,2017年第四季度的价格通缩比前几个季度更为明显。
 
  在采购集团组建之前,梯瓦或Endo等制药公司能够以更高的价格出售一些药物,以抵消无利可图的药物所产生的损失。即将就任美国第五大仿制药公司Amneal(该公司即将完成与竞争对手Impax公司的合并)首席执行官的罗伯特·斯图尔特(Robert Stewart)指出,现在已经不再是这种情况,拥有完整的仿制药产品组合几乎不再会带来任何好处。
 
  加拿大仿制药生产商Apotex公司总裁杰夫·沃森(Jeff Watson)则表示,自己看到了仿制药产品万一出现短缺,有望填补市场空白的契机,“预计会有更多这样的情况出现,我们正在考量自己对此做出反应的机会。”
 
  如果仿制药真的出现短缺,价格可能就会开始上涨,这对仿制药公司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对患者来说并非如此。
 
  保罗·比萨罗(Paul Bisaro)是仿制药行业的资深人士,他将就任新合并的Amneal-Impax公司的执行主席。今年早些时候,比萨罗提出,仿制药生产商需要考虑利用亚马逊、联邦快递或美国联合包裹运输服务等公司的服务,让药品直接送达消费者的手中。
 
  不过,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这之前,裁员举措将会继续在仿制药行业上演。作为节省成本费用的一项措施,Endo今年决定将其大部分仿制药研发部门从美国迁往印度。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医药网免责声明:
  • 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对医药网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医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联系电话:0571-88228426 邮件:pharmnet@netsun.com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

下载食药法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