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行业动态

苑东生物9家主要推广服务商注销

news.PharmNet.com.cn 2020-08-11 中国经营报  字号:放大 正常
  医药网8月11日讯 二次闯关科创板,成都苑东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苑东生物”)被追问出7家主要推广服务商已经注销的事实。
 
  据苑东生物回复函,截至2020年4月30日,共有7家主要推广服务商进行了注销。7家公司均为苑东生物各报告期内排名前二十的主要推广服务商。部分注销的公司甚至位列苑东生物前五大推广服务商名单。
 
  记者查询发现,实际上,除了上述7家推广服务商注销以外,苑东生物2017年度第五大推广服务商湖南麦诚医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2016年度第二大推广服务商成都市添发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也进行了注销,注销时间分别为今年5月11日和6月16日。
 
  截至今年7月底,苑东生物披露的主要推广服务商中,共有9家已经密集注销。
 
  作为一家深受两票制影响的仿制药企业,苑东生物的主要推广服务商表现出一系列怪现象:推广服务公司甫一成立,便与苑东生物开始合作。合作当年即成为苑东生物主要推广服务商,并且部分位列其前五大推广服务商名单。这些推广服务商完成了推广任务,且考核合格,如今却大量注销……
 
  针对推广服务商相关问题,记者联系了苑东生物方面。不过截至记者发稿,苑东生物方面未作出回应。
 
  9家服务商消失
 
  两次闯关科创板,数次问询过程中,苑东生物市场推广服务是被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
 
  据苑东生物招股书,推广服务主要内容包括学术推广、信息收集及市场调研、宣传物料制作及其他相关服务。推广服务费主要为市场推广活动中产生的学术推广费、市场调研费和物料费及其他等构成。在销售费用中,推广服务费占比最大。
 
  2017年至2019年,苑东生物推广服务费分别为2.02亿元、3.85亿元、4.90亿元,占当年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90.20%、93.40%、91.50%。
 
  对于推广服务费高企的问题,苑东生物解释称,这主要是因为两票制政策的落地实施,公司的经销模式由原来的推广配送经销商转变为配送经销商。两票制前,推广配送经销商同时承担区域性、本地化产品推广和配送功能。而在两票制后,配送经销商仅承担产品配送功能,产品市场推广由公司筹划或安排专业的市场推广服务商进行。
 
  在两次冲击科创板而发布的多个版本的招股书中,苑东生物均未主动公布各年度推广服务商的具体情况。只在被上交所问询后,各年度推广服务商的具体情况才披露出来,这也引发上交所的连续追问。
 
  上交所问询函指出,“报告期曾为发行人提供推广服务的部分推广服务商已注销。请发行人说明,报告期曾为发行人提供推广服务的推广服务商已注销的情况,注销的原因及是否存在为发行人提供推广服务时有不合规情形。”
 
  对此,苑东生物表示,截至2020年4月30日,共有7家推广服务商进行了注销,占主要推广服务商家数的16.67%。
 
  这7家注销的推广服务商分别为:北京青雨泽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哈尔滨盛迈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重庆赛斯欧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重庆熙雅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历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济南渊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沈阳聚德鑫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聚德鑫”)。
 
  记者查询发现,除了上述7家推广服务商,还有苑东生物2017年度第五大推广服务商湖南麦诚医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2016年度第二大推广服务商成都市添发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也进行了注销。
 
  这些注销的推广服务商并非是无足轻重的下游服务公司。公开信息显示,北京青雨泽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苑东生物2017年度第二大推广服务商,上海历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济南渊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为苑东生物2018年度第三、第五大推广服务商。
 
  据苑东生物回复函,上述7家公司分别主要负责公司产品在京津地区、黑龙江省、重庆市、上海市、山东省、辽宁省等区域的市场推广业务。
 
  部分服务商迹象“诡异”
 
  记者查询发现,除了集体注销比较异常以外,苑东生物多数推广服务商本身也比较异常。这些公司注册时间往往与苑东生物合作时间非常接近,股东结构都极其简单,股东一般都是1-2个难以查询到关联关系的自然人。
 
  作为苑东生物2018年第三大推广服务商,上海历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8年1月16日。2018年2月,该公司就开始与苑东生物合作。
 
  2018年,上海历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推广服务费为1595.36万元,2019年为447.42万元。
 
  2019年12月31日上海历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注销。在回复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问询时,苑东生物表示,该公司注销原因为“区域市场竞争激烈、公司业绩不及预期,经营压力较大”。上海历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仅为两人缴纳社保。
 
  济南渊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苑东生物2018年度第五大推广服务商,注册成立于2017年12月18日。2018年1月,该公司开始与苑东生物合作。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的推广服务费为1429.08万元和353.25万元。2019年11月22日,该公司注销,注销原因为“市场竞争激烈,公司发展不及预期”。
 
  北京青雨泽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苑东生物2017年度第二大推广服务商。北京青雨泽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2017年1月18日,成立次月,该公司就与苑东生物开始合作。
 
  2017年至2019年,作为苑东生物的推广服务商,北京青雨泽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推广服务费分别为882.26万元、1278.28万元、248.11万元,主要发展地域为北京、天津等地。
 
  2020年2月14日,北京青雨泽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销。北京青雨泽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销原因为“法定代表人兼股东张兆龙年龄较大,市场竞争激烈,公司业务萎缩”。
 
  9家注销的推广服务商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沈阳聚德鑫。
 
  沈阳聚德鑫成立日期为2017年11月29日。2018年,该公司的推广服务费为450万元。2019年6月4日,该公司注销,注销原因为“市场竞争激烈,公司经营压力较大”。该公司提交的年报显示,社保缴纳人数为零。
 
  天眼查数据显示,沈阳聚德鑫联系电话为024-871270××,企业公示的地址位于沈阳市法库县法库镇。然而,记者查询发现,共有84家沈阳本地公司公示的联系电话同为024-871270××,这些公司的经营范围、公司情况与沈阳聚德鑫大同小异,公司名称大多数是某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事实上,苑东生物2016年度第四大推广服务商为嘉付宝(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以下简称“沈阳嘉付宝”)。天眼查数据显示,沈阳嘉付宝注册地址也位于沈阳市法库县。该公司的母公司官网“嘉福”显示,其为一站式企业福利云平台,主要业务包括为员工提供弹性福利、补充医疗、薪酬代发、咨询培训等。
 
  此外,已注销的推广服务商重庆赛斯欧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7年2月15日。当年,该公司的推广服务费为147.62万元。然而,2018年5月10日该公司注销。
 
  重庆熙雅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7年5月10日。2017年和2018年,作为苑东生物的推广服务商,该公司的推广服务费分别为555.65万元和560.28万元。2018年10月30日该公司注销。
 
  哈尔滨盛迈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7年4月11日。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的推广服务费分别为301.43万元和746.29万元。虽然业绩翻倍增长,但是次年该公司却选择主动注销。
 
  推广服务商的怪异现象也被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关注。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苑东生物表示,公司主要推广服务商大多成立在2016年至2017年,主要是随着两票制政策在全国的逐步施行,部分经销商逐步转型专注于市场推广服务工作。公司主要推广服务商专注于市场推广服务工作,与诸多医药生产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不是专门为公司提供服务。
 
  苑东生物表示,公司与上述7家公司合作过程中,7家公司均按照推广服务协议约定完成了推广任务,考核合格。
 
  记者注意到,苑东生物2017年度第一大推广服务商上海虹灼营销服务有限公司也曾因种种异常而被质疑过。据此前曾冲刺IPO失败的南京优科生物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上海虹灼营销服务有限公司为其第四大市场推广服务商。当时,有媒体找到该公司注册地址,发现该楼层已经全部封闭正在装修,已装修达半年之久,该公司在该地址运营的可能性较小。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医药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医药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harmnet@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

食药法规APP

中医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