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行业动态

阿斯利康集采全军覆没 大卖药品被重点监控

news.PharmNet.com.cn 2020-08-31 投资者网  字号:放大 正常
  医药网8月31日讯 8月20日,第三轮全国集采在上海开标。来自194家药厂的报价员,聚集到龙柏饭店。各家药厂把打印好的报价条塞进指定信封,交给组织人员,分批进入会议厅。
 
  当日下午,万众瞩目的集采正式开标。每轮到一个药品,主持人会打开信封,报出每家药厂竞价。结果很快全部出炉,中资药厂以低价优势,几乎碾压外资药厂。
 
  阿斯利康即是被碾压者之一,4款竞标药品全部未中。而且,公司旗下一款药品被福建医保局列入重点监控,销售危机山雨欲来。
 
  4款药品全部失标
 
  本轮阿斯利康竞标的药品,有阿那曲唑片、奥美拉唑肠溶胶囊、喹硫平片、替格瑞洛片。竞标结果显示,阿斯利康全部失标。
 
  集采的规则非常清晰,遵循低价者得原则,竞标药厂先自行报价,组织方收集后唱票公开,报价低的药厂(数量不等)拿到订单,即中标。
 
  阿斯利康的报价,远远高出竞争的中资药厂。以替格瑞洛片为例,上海汇伦江苏药业、石药欧意、正大天晴等中标者,给出报价在0.36元—1.5元区间;阿斯利康方面,直接报到8.45元。
 
  这种做法,在当天的外资药厂中并非孤例。各家国际巨头纷纷报出高价,似乎主动放弃竞标。现场甚至还有CRO(医药外包)人员出现,很多业内人士揣测,这些外包是否为外资药厂聘用,来实地走个过场。
 
  集采招标,对这些国际巨头来说,意义日渐衰减。
 
  7月30日,阿斯利康公布2020年半年度报告。重点产品吉非替尼,今年上半年销售额1.47亿美元,同比下滑42%。中国所在的新兴市场,该药品同期销售额1.2亿美元,同比下滑27%。
 
  吉非替尼为阿斯利康2019年集采中标的药品,同期中标者还有正大天晴、齐鲁制药。资料显示,齐鲁制药、正大天晴、阿斯利康的中标价分别为25.7元/片、45元/片、54.7元/片。
 
  过去,外资药厂的原研药因为有专利保护,相当长的时间可以独享国内市场;现在,专利期已过,国内药厂以低成本的研发费用进行仿制,继而低价中标集采,蚕食外资药厂的蛋糕。
 
  更何况,即使外资药厂中标拿到规模订单,也必须让利单价。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最高曾超过150元/片,去年中标价54.7元/片。单价下挫叠加中资药厂蚕食,外资药厂的药品销售额出现下滑,已很难避免。
 
  对此,记者就吉非替尼在华销量是否严重下滑、是否实际上放弃集采渠道等问题,致电阿斯利康的上海总台,但始终无人接听。
 
  药品被医保局重点监控
 
  带金销售,始终是药厂绕不开的话题,无论内资还是外资。
 
  7月31日,福建省医保局发布《关于公布第一批医保重点监控药品和重点关注药品清单的通知》。针对医保药品在医院终端的营销,可能存在带金销售、商业行贿等问题,予以排查。
 
  清单分为重点监控、重点关注等两个科目,数量分别为10个、43个。阿斯利康的注射用奥美拉唑钠上榜重点监控,另有3款药品进入重点关注。
 
  一位外资药厂人士透露,重点关注是因为药品当地销量比较好,列入日常巡查;重点监控的麻烦比较大,说明监管局开始认真调查药品是否过多占用医保,然后顺藤摸瓜,看医生和药代是否存在利益瓜葛。
 
  阿斯利康上榜重点监控的注射用奥美拉唑钠,于2007年引进中国。国内药厂如奥赛康虽有同款上市药品,但销量无法与阿斯利康比拟。米内网数据显示,该药品2018年国内医院终端销售额达28亿元。
 
  不过,被重点监控后,阿斯利康的销售额将大打折扣。据悉,该药品在福建省医保局的采购平台上,被以黄色标识,其销量与医保使用额都被限定了红线。
 
  对此,记者就注射用奥美拉唑钠是否存在商业贿赂行为向阿斯利康求证,但始终未有回复。
 
  山雨欲来风满楼。国内9家药厂,如正大晴天、海思科等,已向药监局提出同款药品的一致性评价。按照流程,过评后这些药厂可以申请上市。届时,该药品若启动集采,阿斯利康仍延续当前策略,失去28亿元的市场份额,将是大概率事件。
 
  业务部门大调整
 
  意料之中的监管风暴,倒逼阿斯利康对研发、销售等业务部门做出调整。
 
  8月6日,阿斯利康与康泰生物签署协议。康泰生物获得阿斯利康新冠疫苗AZD1222的国内开发权,包括研发、生产、供应和商业化。
 
  新冠疫情肆虐的当下,阿斯利康与辉瑞、诺华、Moderna等国际药厂,都在研发疫苗的赛道上竞争。在国内,除了国药集团和大学研究机构,民营企业难以切入。换言之,与阿斯利康的合作,对康泰生物是个大利好。
 
  不过,身为一家研发与销售实力强劲的药厂,阿斯利康轻易放弃中国市场,多少令业内意外。
 
  前述外资药厂人士认为,阿斯利康放弃的一个原因,很可能是对销售团队没有信心,甚至营销内部可能有过裁员。
 
  2018年12月,赖明隆升任阿斯利康中国区总经理后,对内部架构做出大调整:糖尿病业务部的7个销售区域,仅保留3个,其余4个合并到其他业务部。一轮变动下来,销售人员实际缩减。
 
  精简销售团队,成了众多外资药厂的选择。一般而言,外资药厂按照专业领域划分部门,如心脑血管、糖尿病、疫苗等。当一款药品业绩不佳导致全部门利润下降时,公司会考虑裁撤,方式是合并至其他部门,或者将药品开发权出售给国内药厂。
 
  无论哪条路,对销售而言,无外乎离职或转岗。尤其集采失标的背景下,外资药厂逐渐把目光投向药店,对扩充销售早就意兴阑珊。
 
  美国统计公司艾昆纬的数据显示,去年集采过后,未中标的外资原研药在国内零售端(主要为药店)的比例由38%提升至46%,中标品种从15%下降到9%。
 
  丁香园论坛有患者表示,医生开药单时,有中标集采的国内药,也会告知国外药,如果国外药比以前便宜,就会去药店购买。
 
  因此,很多外资药厂会保留资历较深的销售,聚焦医生资源,提示患者去药店采购药品。不仅避免带金销售侵占医保的行为,也能减少人力支出。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医药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医药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harmnet@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

食药法规APP

中医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