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行业动态

国谈落地 这些品种有新机会

news.PharmNet.com.cn 2021-03-08 赛柏蓝   字号:放大 正常
  医药网3月8日讯 国谈下,DTP八大单抗红利还在吗?
 
  1、正式落地
 
  3月1日,2020版国家医保目录正式落地,目前价格的调整工作也已经基本结束,2020年共有119种品种谈判成功,数量上远大于2019年的国谈97品,在这119种品种内,目录外新品谈判成功96种,目录内老品谈判成功23种(2019年国谈)。本次谈判抗癌药价格降幅甚至高达85%,平均降幅50%以上,幅度沿袭既往的标准体系。
 
  2020版国家医保目录八大单抗中形成了进口非医保、国内工业医保的新格局,本次国谈拓益(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艾瑞卡(注射用卡瑞利珠单抗)、百泽安(替雷利珠单抗注射液)全部进入医保,加上2019年通过国谈进入医保的达伯舒(信迪利单抗注射液),等于国内四个PD单抗全部进入医保。
 
  本次国谈单抗中降幅最大的是艾瑞卡,原价格是19800元,降价之后是2928元,降幅达85%,其次是百泽安,原价格是10688元,降价之后是2180元。达伯舒依旧维持了2019年国谈的2843元的价格体系。
 
  其实本次国谈八大单抗下降的不只有国内工业,合资企业虽然并未对价格调整,但是增加了PAP幅度(慈善赠药政策),如可瑞达(帕博利珠单抗注射液)谈判前标准体重费用是28.67万/年(考虑PAP),当期实行的PAP模式是2+2,2+3。国谈后实行新的PAP价格体系,费用是14.33万/年(考虑PAP),PAP体系是2+2,2+N。
 
  再如欧狄沃(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谈判前标准体重费用是22.2万/年(考虑PAP)当期实行的PAP模式是3+3,3+4。国谈后实行新的PAP价格体系,费用是11.1万/年(考虑PAP),PAP体系是3+3,3+X。
 
  其他的泰圣奇(阿替利珠单抗注射液)、英飞凡(度伐利尤单抗注射液)慈善赠药政策还未发布,但肯定低于原泰圣奇的2+3和英飞凡的2+2,4+4,6+8。按照可瑞达和欧狄沃的PAP标准价格降幅应该也在50%左右。
 
  如果考虑PAP因素,八大单抗中合资企业的降价幅度也在50%线上浮动,虽略低于国内工业的幅度,但是价格优惠也非常明显。
 
  2、还能吃到红利吗?
 
  众所周知,DTP业内一直有“吃红利”的说法,所谓红利是借助趋势以及厂家的品种市场推广,获取极大的销售额,如据数据统计,国内2020年默沙东的可瑞达和恒瑞的艾瑞卡销售都在40亿左右,信达的达伯舒也突破了20亿元,是2019年的两倍。次一点的百济神州的百泽安销售也突破10亿大关,据数据统计八大单抗2020年国内的销售额已经突破百亿元。
 
  很显然这百亿元最直接的销售是给予了DTP药店,2020年国谈之下,动辄50%以上的降幅,以及双通道进院销售,势必会带来一个问题,假如量不增加,甚至2021年度达到2020年度的销售量,那么就意味着销售额腰斩,DTP未来之路在何方?这一受政策影响极大的行业能否有未来之路?
 
  笔者认为,“吃红利”的说法在任何行业都存在,所谓红利就是“势”,正如2018年、2019年很多DTP经营者吃到了罗氏的红利,当期赫赛汀、美罗华、安维汀罗氏三马风光无限,后来的帕捷特、达伯舒也是黑马呈现,再后来的KO组合、艾瑞卡等,所谓“吃红利”一直存在,只不过部分企业没有吃到罢了。
 
  纵观国内DTP经营第一梯队的老三系国控、华润、上药以及第二梯队的润天生化、柳州医药、老百姓等几十家DTP经营者,基本都是靠“吃红利”进入上一级梯队,顺“势”在DTP领域更加明显而已,所谓“势”就是抓品种、抓机遇。
 
  很多人对2020年国谈之下的DTP持有悲观态度,毕竟政策的影响非常之大,一个“单通道”就决定了这个品种在特药定点零售药店“医保死亡”。
 
  乐观的想,单就八大单抗而言,“吃红利”依旧存在,那么八大单抗红利在何处?笔者认为,市场上至少存在以下几方面的红利因素。
 
  红利1:适应症红利
 
  在单抗领域,有一句名言“得适应症者得天下”,特别是得大适应症,所谓大适应症是指按照发病基数而言,人群庞大的病种如肺癌、肝癌、乳腺癌、食管癌、胃癌等。如在肺癌领域,传统靶向药物是替尼类,如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阿法替尼、克唑替尼、安罗替尼等等,随着单抗药物适用症的获批,销售井喷是必然现象。如可瑞达获批了非鳞状非小细胞性肺癌的一线治疗,单药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化疗使用(EGFR阴性和ALK阴性),通过这一大适应症,获取了大的基数人群体量,有了基础的患者群体,上量是必然的。
 
  除了大的适用症之外,小适用症的获批一样可以快速上量,随着合资和国内八大单抗适应症的获批越来越多,广铺适应症的比拼已经成为八大单抗竞争的核心。
 
  以可瑞达而言,国内1-2月份新增了头颈癌和结直肠癌两个适应症,加上国内原来审批的非鳞非小细胞性肺癌等四个适用症,使国内总的适用症达到了6个,成为八大单抗中适用症最多的一个,但是相对于FDA批准的26个适应症,国内的还远远不够,未来可瑞达新适应症的国内上量或将进一步加快。
 
  目前在适应症上面艾瑞卡有四个,百泽安随着2月19日复发/转移性鼻咽癌二线适应症的获批,使其总数也达到了三个。同样达伯舒第二个适应症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和联合用药的“双达”组合治疗肝癌的适应症也同时审批。
 
  通过适应症的放量进而导致销售量的井喷也将成为常态化,而新的适应症一般属于自费,其增量必然由DTP药店来承接。
 
  红利2:医保红利
 
  通过降价换取医保乙类资格,通过纳入乙类医保放量已经成为靶向药物的“套路”,以达伯舒而言,通过2019年国谈进入医保,价格由7838元降为2843元,据行业数据,2020年度达伯舒销售额突破了20亿,相比于2019年翻了一倍。
 
  降价进医保不代表与特药定点药房无缘,相反可以通过“双通道”模式享受医疗机构同等的报销额度,这个针对特药定点药房而言属于绝对的政策性红利,自2018年起,为了更好的承接国谈品种落地,目前各地市陆续审批了多家特药定点药房,通过定点的方式承接国谈医保品种,更好的服务于患者。
 
  所以本次国谈是利好特药定点药房,不一定利好所谓的DTP药店以及特药定点达标药房,从医保的角度本次“吃红利”的是特药定点药房。
 
  红利3:联合用药红利
 
  所谓联合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和化疗、放疗药物的联合使用,通过临床试验验证单抗的治疗效果,进一步获批新的适应症,如达伯舒在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中是需要联用培美曲塞二钠和铂类,同样的单抗临床试验非常之多。
 
  二是和组合联用,如针对乳腺癌的“赫帕组合”(赫赛汀、帕捷特),通过曲妥珠单抗联合帕妥珠单抗进一步改善患者的预后,同样组合使用的还有针对晚期肝癌的“双达组合”(达伯舒、达攸同)以及覆盖6大癌种的“可乐组合”(可瑞达和乐卫玛(仑伐替尼))。也是通过联合改善患者的预后,在新辅助治疗下,通过治疗范围的扩大又可进一步增量。
 
  国谈降价导致短期销售额的下降是必然的,但是通过各种因素带来的增量以及对“势”的把控可弥补销售额的下滑,所谓“势”不过就是研究政策、抓品种、抓机遇,DTP从业者如此,流通商业依旧如此。只要能抓住机遇,定可枯木逢春,针对DTP从业者如此,流通商业依旧如此。
 
  毕竟单抗进医保是冲着增量去的这一大原则是不会改变的,在这一增量的原则下企业如何把控自己的量是需要考虑的。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医药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医药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harmnet@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

食药法规APP

中医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