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行业动态

基药使用考核升级!新一轮基药目录调整引爆县域市场?

news.PharmNet.com.cn 2022-06-09 医药经济报 字号:放大 正常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日前发布《关于印发国家二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手册(2022版)的通知》,对《国家二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手册(2020修订版)》进行了修订,本次修订共涉及3个方面,21个指标。备受行业关注的是,新版《操作手册》进一步明确将基药采购的品种数以及使用占比列入二级公立医院考核要点。
 
  业内人士指出,围绕基本药物采购品种使用的政策要求,在国家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中已经提出,此次针对二级医院再次提出明确,能够看出监管部门对基层医疗机构贯彻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决心;叠加考虑今年已有消息提出的基本药物目录即将调整,基药使用和管理口径的变化,或将引爆全新的县域终端市场。
 
  二级医院迎来“国考”
 
  基药使用再迎高要求
 
  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历来有“国考”之称,因而《操作手册》可以称作“考前须知”。
 
  根据新版《操作手册》,二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指标体系共包含一级指标4个、二级指标10个、三级指标28个(均为定量指标),其中国家监测指标21个。
 
 
  本次修订的亮点之一,是对基药采购配备的相关内容进行了增订,在原有指标内容基础上,增设对于基本药物采购品种数占比、门诊患者基本药物处方使用占比、住院患者基本药物使用占比的考核内容,指标导向均为“逐步提高”。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完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意见》此前明确要求:公立医院对国家基本药物要全面配备优先使用,坚持基本药物主导地位,强化医疗机构基本药物使用管理,以省为单位明确公立医疗机构基本药物使用比例,不断提高医疗机构基本药物使用量。
 
  按照本次发布的新版《操作手册》,基本药物采购金额占比的计算方法为:考核年度医院基本药物采购金额数占医院同期采购药物金额总数的比例。
 
 
  除此之外,正如前文所说,本次发布的新版《操作手册》增设了多项延伸指标:
 
 
  “强基层”“分级诊疗”是中国医改多年来的关键词,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医疗资源发展仍很不均衡。处于大中城市的三级医院不断虹吸周边地区的患者,而辐射范围更广的基层医院,却门可罗雀。
 
  此前,基层医疗机构管理者曾经表示,导致基层医疗服务难以完全满足民众就以需求的原因很多,“基层医院没有药”便是其中的重要因素,很多患者在三级医院首诊开药后,回到基层却买不到,可能会直接影响后续治疗。
 
  目前,基药目录已经经过两次修订,目录药品总数从最初的307种,增加至目前的685种,品种不断扩充,然而,在基层医疗机构,有些基本药物目录清单上的药品却并不好买。
 
  为了更好地保障民众的用药需求,2019年10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意见》,从国家层面明确基药的配备使用比例数据。要求“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二级公立医院、三级公立医院基本药物配备品种数量占比原则上分别不低于90%、80%、60%”。
 
  本次二级公立医院医院绩效考核这一指挥棒落地之后,基药采购品种数占比、门诊和住院患者基药处方使用占比成为新的考核标准,将进一步倒逼医疗机构增加基本药物的种类采购和使用,促进我国基本药物的覆盖率。
 
  相信随着新版基药目录调整落地、“986政策”和“1+X”用药模式的深入推进,基层市场、基药受到更多关注,未来基药可能会成为新的市场争夺点。
 
  基层市场不再“廉价”
 
  新版基药目录品种破千?
 
  我国新医改的目标十分明确: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围绕“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规划,以县医院为龙头为中心,实现大病不出县是“三医联动”改革的重要目标。
 
  二级医院面向基层和农村,处于医疗第一线,在我国医疗卫生体系中占有较大比重。经过10多年基层医疗建设,中国整体的分诊诊疗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聚焦重大疾病,县域市场也开始凸显市场潜力,基层已不再是“廉价”的代名词。
 
  事实上,自推行基本药物制度以来,目录原则上3年做一次动态调整,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新一版的目录修订工作,一直备受行业关注。
 
  自2021年以来,基药目录调整的消息接连不断。2021年全国药政工作会议明确,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全力推动基本药物制度落地、优化调整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21年11月,国家卫健委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要调整基本药物目录,明确药物遴选范围,业内普遍认为,国家基本药品目录将在2022年正式调整。
 
  事实上,自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随着带量采购、医保谈判工作深入推进,基药目录的定位和角色似乎正在被淡化。市场人士指出,传统的基本药物目录收录药物通常为常用药、普药,而且在价格方面普遍比较低,因此一段时间以来,医药企业在创新品种进入目录方面并没有太大的积极性。
 
  不过,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日医院原副院长姚树坤提交了《应保障基本药物本土生产供应、提高患者可及性》的提案。他建议,对价格过低的基本药物适当提价,为生产企业留出合理利润,以免让质优价廉、不可替代的“救命药”消失在基层。
 
  进入基药目录就“消失”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发生过。乳腺癌用药“赫赛汀”和血液肿瘤基础的化疗药物“赛德萨”,两款临床常用药进入基本药物目录之后,分别在2018年、2019年都出现了临床供应问题。
 
  坊间传闻,预计本次基药目录将新增270个品种左右,其中可能涵盖化药130个品种,中成药140个品种。如果消息准确,基药目录或将向千个数量级迸发。
 
  有业内人士表示,基药目录可能会从几个方向进行调整:一是增补中成药,近年来中药市场持续“升温”,后疫情时代中药价值回归的呼声十分强烈;二是增补临床效果更好、副作用更小的药品;三是临床必需、效果好、药价偏高的药品,尤其是在带量采购和价格谈判中大幅降价的高价值创新药;四是临床用量大、认可度高的慢病用药;五是儿童药等。
 
   “创新药进入基药并不是不可能,关键还是临床价值,是否能够满足临床必需,以2018年基药目录修订为例,12种临床急需的肿瘤新药就被纳入,丙肝新药也被调整至基药目录之中。”
 
  对于基层市场而言,进入基药目录意味着获得县域市场的“入场券”,尤其在医院准入环节,势必增加产品进院的成功砝码,这对于近年来大举开拓基层市场的本土企业和跨国药企而言,无疑具有相当强的吸引力。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医药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医药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harmnet@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

食药法规APP

中医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