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订阅][投稿]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行业动态

暴利的种植牙:民营医院占80%,集采“以量砍价”会失灵吗?

news.PharmNet.com.cn 2022-07-18 赛柏蓝器械 字号:放大 正常
  这是一个颇具争议的品类。
 
  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内部人士认为集采?擒不住它?,即使价格砍下来了,意义并不大。也有观点认为,这原本就不是一个“耗材为大”的类别,牙体本身并不像支架一样,有充足的撬动力。
 
  多方权威数据纷纷指向,种植牙市场,民营机构的占比超80%。但赛柏蓝器械多方获悉,手术治疗费的弹性空间、代理商的隐形交易、进口企业的执着......这些似乎都让参与者变得被动。然而,“种植牙集采”这个五个字,还是被钉在了各地官方的正式文件里。
 
  这是一场势在必行的集采。
 
  今年2月,国新办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医保局宣布高值耗材将重点聚焦骨科耗材、药物球囊、种植牙等品种开展集采。种植牙也是第一次与“常规大品种”一起被拉到同一位置。
 
  集体行动都有一个牵头人,这次是四川。作为“盟主”,四川组成了口腔种植体带量采购省际联盟。7月12日,江苏省医保局公开表示,将参加此次省际联盟工作,成为联盟单位之一。
 
  在专业人士看来,江苏这次的公开发声的意义在于,为集采提供了实际启动的环境。
 
  据悉,目前江苏省已完成了前期全省的口腔种植体历史采购量申报工作,省内所有具备口腔种植手术资质的公立医疗机构,均按要求上报了历史采购量。
 
  虽然江苏医保局没有透露具体数量,但其正式表示,后续江苏一定会根据四川省发布的采购执行通知,尽快在省内落地种植牙集采结果。
 
  “一定”这两个字,给集采进入种植牙领域,又添加了一道安全绳。掷地有声的不仅仅是四川和江苏。
 
  5月19日,安徽医保局发布2022年药品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工作方案,其中明确包含口腔种植体系统;4月19日宁波市医保局发文称,已全面推出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
 
  据悉,宁波市已经有至少103家医疗机构参与医保种植牙项目,占全市种植牙总量的70%以上,同城同价。不在品牌目录内的种植牙,医保历年账户不予支付。
 
  2022年四川将牵头组织开展30个省(市、区)省际联盟口腔种植体带量采购工作。宁夏、山西、江苏、北京、四川等多地陆续开展口腔医用耗材历史采购数据填报工作。
 
  国家医保局称,到2022年底各省份(含省际联盟)自行开展集采的耗材品类,必须包含口腔种植体。
 
  集采的按键按下去之后,关乎的不仅仅是价格本身,还有价格背后的暗流涌动。
 
  带量采购打法复制性强吗
 
  随着集采边界的拓宽,“以量换价”的核心命题正遭遇考验。
 
  种植牙市场的特殊性,决定了这场集采的难度。集采的主体,通常是公立医院。不同于冠脉支架、人工关节等大品类高值耗材,种植牙耗材的消耗主体不在公立医院,而在民营医院。
 
  此前,在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的牙科对决中,后者似乎已经占据先天优势。一方面,牙科等特需科室在公立医院长期边缘化,综合运营成本较高。
 
  另一方面,民营医院的耗材采购、整体运营成本,都明显低于公立医院。据八点健闻报道,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耗材采购价差有时高达100%。而对于大型民营连锁牙科诊所而言,每次耗材采购,也相当于一次小型集采。
 
  如果市场占比高达80%的民营医院不参与集采,那么带量采购会不会变成少数人的游戏?采购量不足,议价能力又如何保障?
 
  集采难点不止于此。
 
  健康服务运营管理专家仲崇明认为,即便在公立医院,种植牙的报量也比较复杂。“耗材带金销售改变,一些院内利润转化为成本,医院报量积极与否,还有一些不确定性。”
 
  “齿科的情况比较特殊。”
 
  仲崇明指出:“种植牙等服务方面,社会力量渗透比较多,涉及到医生集团、民营诊所、医生的多点执业等问题。尤其如果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同步改革不到位,集采后医生可能会面临手术量增多、收入却基本不变的情况。如果盲目地扩大手术量,在极端情况下也可能加速公立医院医生的流失。”
 
  “公立医院报量的多少,可能会和医院在齿科业务方面的定位、规划有关。一些医院为了体现业务的差异化,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会想要利用集采政策做好种植业务,也不排除有的医院,会采取一种逃避的态度对待集采。”
 
  此外,在舆论场中,种植牙集采被公众给予厚望。
 
  但动辄数万的种植牙费用,或许并不能随着集采靴子的落地,而转化成脚踝价。
 
  平安证券曾在一份调研报告中指出,种植体价格约占种植牙总费用的40%。而公立医院种植牙费用普遍较高。这也意味着,即使集采后耗材价格腰斩,原价15000元的种植牙费用,可能仍然要12000万元。
 
  进口品牌参与度存疑
 
  种植牙集采的特殊性之一,还在于耗材的国产化程度。
 
  种植体领域中,进口品牌双线起舞。韩系主打性价比,入局较早的欧美企业则拥有高端产线,“夹击”之下使国产品牌发展艰难。据中泰证券数据,2018年,韩系品牌奥齿泰和登腾合计市占率达到58%,士卓曼市占率22%。市场上,国产种植体占比不足10%。由于进口品牌流通环节多,层层加码后,600-2000元的出厂价格,进入医院时往往翻两番。
 
  种植牙“恼人”的价格,已经在宁波市被改写。
 
  4月29日,宁波市医保局发文称,已全面推出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种植牙全过程国产每颗只要3000元、进口每颗也只要3500元。
 
  宁波市医保局表示,综合考虑生产厂家的成本和医疗机构的服务费用,市医保局将耗材的价格限定在国产1000元、进口1500元,医疗机构(二级及以下)的医疗服务费用定为2000元,降价幅度达到60%。
 
  值得关注的是,1500元的价格,似乎已经低于部分高端进口种植体的出厂价格。
 
  种植牙降价走势,会否在四川省牵头的带量采购中复现?
 
  事实上,宁波种植牙市场,可以看做是全国种植牙市场的一个进化版缩影,短期内具有不可复制性。要关注的一点是,宁波经济发展水平高,种植牙渗透率达到每万人120颗左右,接近国内平均渗透率的4-5倍。
 
  在医保调控之下,宁波的民营口腔医院和诊所也参与到种植牙价格变革中。截至今年4月底,全市有103家医疗机构参与医保种植牙项目,占全市种植牙总量的75%左右。
 
  与带量采购的逻辑不同,宁波市一步到位,从终端规定了种植牙的支付标准。有业内人士认为,“一般来说,集采能够形成支付标准。但宁波的做法是先有支付标准,那么成本特别高的耗材,就比较难进入,可能会选择放弃支付方式所覆盖的这一块市场。”
 
  从实际情况来看,纳入种植牙项目的进口品牌,少于国产品牌。
 
  据宁波市医保局透露,首批共有14个品牌,包括国产的创英、ZDI、1号种植体和进口的沃兰、DIO、SG等。上述3个进口品牌均为韩系植体,赛柏蓝器械查询宁波市医保信息了解到,目前仅有士卓曼一款欧系植体可供选择。
 
  那么对于带量采购,进口品牌的参与度如何?报价方面会如何考量?
 
  仲崇明认为,集采和直接规定支付标准的方式不同。“相较而言,集采的思路是虽然有竞争,但最后中选价格的排布,一般是有高有低的,一些头部企业也可以尽量维护自己的定价优势。当然,要不要参与集采、参与之后要不要中选、以怎样的价格中选,都还要看企业自己的决策。”
 
  躬身入局公立vs民营怎么玩
 
  种植牙集采虽还未见方案,但不妨进行一次“沙盘推演”。
 
  虽说万物皆可集采,但消费领域的集采仍布满空白。集采超越公立医疗体系边界,探入到高度市场化的消费医疗领域,想象空间变大了,种植牙集采可能就是被打开的第一扇门。
 
  集采的基本大逻辑是“以量换价”,但在公立医院市占比并无优势的种植牙领域,集采该如何“上量”?
 
  仲崇明告诉赛柏蓝器械,报量方式可能会相对灵活,而并不是强力的干预动作。
 
  “有可能采取双通道的方式,因为种植牙集采毕竟属于消费医疗领域,报量的时候既有公立也有民营,以及齿科诊所,无论从报量还是之后的落地执行方面,可能都会比传统耗材要更宽松、灵活一些,应该也会采取鼓励自愿的原则。”
 
  他分析,相对传统高值耗材,种植牙上的报量积极性仍有待商榷。即便是公立医院,报量的强制性应该也不会那么高。
 
  而这种非强制性也是基于种植牙市场,业内人士对赛柏蓝器械表示,因为社会力量渗透较多,齿科行业相对复杂,如果医院报量了,就会涉及到很多集采的责任,这个环节就具备了强制性。
 
  所以报多报少就看公立医院对于这块业务的重视程度,以及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是否改革到位。
 
  “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没有改革到位的话,医生可能做的越多,亏得越多,身体也累,然后钱挣的实际上基本没有改变。”
 
  不过对于“上量”也无需过度担心,上述人士分析,即使是采取自愿原则,种植牙的报量可能也是非常大的,完全可以够到集采的门槛。因为种植牙的量不仅在存量市场,医院也会考虑潜在的增量市场。
 
  我国的口腔治疗需求正处在高速增长期,市场需求的自然增长可能远高于现有的集采带量。太平洋证券发布的《种植牙行业深度报告》显示,中国2020年的种植牙渗透率仅为25颗/万人,远低于发达国家的100~200颗/万人,仍具有高速成长空间。
 
  集采之后种植牙市场的觉醒时代
 
  种植牙市场的“黑匣子”一旦被打开,之前的担忧可能都变成杞人忧天。集采所规整的不是现在,而是未来。
 
  仲崇明表示,对公立、民营医疗机构来说,种植牙集采都带来更大量的患者和更大量的收入。
 
  他分析,因为耗材贵,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患者看病的欲望,这个市场没有被完全地释放出来,而病人数量少又导致市场总体的服务价格升高。“因为量小,服务就要偏贵,可能就会添加一些过度的治疗和检查,最后体现为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
 
  “其实它本可以不是消费医疗,医保原来对眼科、齿科、皮肤科等关注的少,可能间接导致一些不合理价格趁虚而入。”
 
  而降价带来的手术增量,或将反哺种植牙各方市场。
 
  种植牙集采到来之前,这种业务量的积攒已初步显现。有医生反映,不少患者听到集采的消息后也开始“按兵不动”,希望集采将种植体价格打下来之后再就诊。
 
  业内人士分析,集采能够促进行业秩序重塑,降价会刺激市场需求,进而刺激厂家生产量提高。虽然价格降了,但是种植牙的数量如果能上升到现实需求中2000多万颗的话,这个巨大增量无疑会对行业发展是十分有利的。
 
  仲崇明表示,从最本质的价值考虑,种植牙集采对企业绝对是利好的。我们总在谈老龄化社会,感觉好像集采是为了适应老龄化,药品、耗材等都在降价,但如果跳出障眼法的话,对于健康产业来说,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提升。
 
  以种植牙为例,只要是它能更多的人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市场肯定会回馈一个很好的对价。有可能是单价下降,也有可能是总量提升。“而最确定的一条就是总量乘以单价,绝对是比现在这个水平要高,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要看谁的战略更更长久,谁的应变更机敏,如果通过同业竞争又淘汰了一批企业,那么存活下来的企业在获利方面肯定会再加一根杠杆。”
 
  对于公立医院来说,有业内人士预测,集采之后,对价格敏感的种植牙患者会大量回流到公立医院,这对目前的口腔行业将形成巨大冲击。
 
  对此,有医保专家对赛柏蓝器械表示,集采短期内是对公立医院利好的。医疗卫生事业要坚持公益性的原则,集采降价后,公立医院在齿科布局和学科建设上的优势会逐渐发挥出来。因为公立医院毕竟是参与集采的主力,耗材价格便宜了肯定对业务开展有好处。
 
  相比公立医院,民营医院在这场集采中更受关注,行业的正向飞轮是否会命中民营医院?
 
  仲崇明认为民营医院也将从中受益,“因为如果集采能降低种植牙价格,那将拓宽民营医院经营的回旋余地,增加利润空间,长期来看对于民营诊所也是有好处的。”
 
  但市场格局变动终究会打碎一部分人的饭碗。
 
  “集采后供应商的地位会相对比较被动,因为他的选择非常有限,参与或是放弃,他总是被采购、被使用、被支付的,所以他回旋余地倒不大。”
 
  国家在医保外品种、民营医疗领域开展集采,相当于封死耗材制造商、流通商、牙科医疗机构的暴利空间。
 
  集采所要达成的,并不仅仅“挤水分”,而是通过价格信号,深度调节产业和医疗资源的配置方向。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医药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医药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harmnet@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返回医药资讯首页

食药法规APP

中医药APP